当前位置: 主页 > pc版 > 第12期 > 人文衡水 >

当代著名国画家赵金鸰:美,是我永远的追求

时间:2020-07-30 10:26来源:文化衡水
  
美,是我永远的追求
——访当代著名国画家赵金鸰

文/ 韩雪



  衡水籍当代著名画家赵金鸰给人的印象是沉静、谦和而幽默。退休后,他把工作室迁到了北京宋庄艺术区一栋红砖小楼内,全身心投入到艺术事业上,继续在绘画世界中探索追求,画艺愈加精进,境界愈加高远。现在,他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高研班导师,中国人民大学画院特聘教授、高研班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衡水市美协副主席,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赵金鸰的工作室内环境清幽、陈设简约,迎面墙上是他的环保主题作品《觅》。画面主体部分是一堆被砍伐过后的树木残枝,左上角一只归巢之鸟怅然独立在树桩上——家园无存,小鸟眼中充满了悲伤。很多人一眼看去,会惊异于画家选材的特殊,因为没有人这样画过。但赵金鸰说,“我觉得入画”。的确,画面上的枯枝败叶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层次丰富、细节非常之多,静心欣赏,能够让人品味出其中精妙的结构与动人的美感。以工笔进行这样的表现,要耗费大量心力和时间来谋划布局、层层渲染。而更打动人心的,是作品体现出的画家真切的人文情怀,对人类和自然命运的深刻思索。
  赵金鸰坚持在画坛耕耘多年,多次参加国家级赛事展览,斩获多项国家级大展奖项,作品在国际上也产生影响,曾8次在国外举办个人画展,作品被国内外机构和个人收藏。然而,最近他却显得有些沉寂。之所以谢绝赛事,赵金鸰有自己的想法:“现在展览不退稿,自己创作要耗费大量心力,我准备过两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展览,需要积累更多精品。”并非正宗“科班”出身,多年在基层工作,赵金鸰从默默无闻到声名鹊起、成为享誉当代画坛的实力派画家,一路走来,经历过很多艰辛与坎坷。
  

绘画伴他度过孤寂的时光


《秋深十里红》
 

  1954年,赵金鸰出生在深州市邵甫村。
  这是个颇有文化底蕴的村庄,村里有个特有的剧种——二八调,使用的是纯正的方言土语,在《中国戏曲志》上都有记载(深州两个地方戏录入《中国戏曲志》,另外一种是北五村的笛子调)。邵甫村有种棉花的传统,经济条件相对较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村里一些人家凑起几万斤棉花,卖了之后到天津买了一整套戏剧服装道具,成立了子弟班(业余剧团),有时候还请专业教师过来指导。村里曾“唱”出去几十个人,被各个剧团吸收。
  赵金鸰家的院子曾是剧团的排练场所。在这种氛围的熏陶下,他从小就对艺术有种特殊的喜好与向往。赵金鸰祖辈家境不错,祖父是老中医,父亲是自学成才的教师,教学非常出色,在深县一中被称“代数王”,一直送高三毕业班。
  赵金鸰的童年时光有很多温馨的记忆。小时候父母工作忙,他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因为是最小的孩子,爷爷特别惯着,即便在最困难的时期,赵金鸰也不曾忍饥挨饿。
  赵金鸰不到7岁就上了学,一直是班里最小的学生,也是学习最好的“铁帽第一”。然而,就在高小毕业准备报考深县一中时,文革开始后,不到12岁的赵金鸰失学了。想到生产队去干活,人家不要,因为他太小,什么也干不了。赵金鸰只能回到家里,帮着做些拾柴禾砍草的零活。
  大把的时光如何度过,是那个时候赵金鸰面临的最大问题。正是求知欲旺盛的年龄,他对很多事物都有着强烈的好奇心,“见了什么都想学”:听到有人拉琴、吹笛子,他觉得格外悦耳,想方设法学乐器;看见有人组装矿石收音机,便自己买书、找材料,动手尝试,居然组装成功了。
  “上不了学,也不能荒废”,最终,不甘寂寞的赵金鸰拿起了画笔,在贫瘠荒凉的生活中,一笔一笔画下眼中看到的一切。绘画是他自幼的爱好,似乎与生俱来,他的家人并没有喜欢绘画的,乡村学校也没有美术课。在绘画的起步阶段,他没有老师,没有同学,更没有美术教材与资料,完全凭着一种自发的内生动力,通过对生活的敏锐体察,摸索前行。
  渐渐地,赵金鸰画得越来越好。小伙伴们开始找他画戏曲人物,后来一些老乡也跟他要画。他没有拒绝,把这当作了锻炼的过程。
  高小毕业四五年后,村里有了一个初中班,赵金鸰又回到了学校。“那时各单位都学演样板戏,我喜欢京剧,也喜欢各种乐器。有个老师跟我说,听说你喜欢乐器,来,我教你。”在这位老师的指导下,赵金鸰很快成为学校剧团的主弦伴奏。他自学识谱,几个月后就能拉全本的《红灯记》了。此后,一进腊月不上学了,他就跟着大人们在村里排戏。
  赵金鸰对京剧的热爱持续至今,现在家里还有十几把胡琴。但他仅仅把音乐当作自己的一项专长,最用心的还是绘画,每天放学做完作业后就在学校的水泥乒乓球台子上趴着画画,常常忘了时间。当时学校里只有《衡水报》和《河北日报》,赵金鸰就看着报纸上面的作品临摹。
  赵金鸰上学时偏好语文,作文经常被当作范文在课堂朗读,16开50页的作文本,他三篇作文就写满了。在高中语文老师的鼓励和指导下,他练习写作诗歌、散文。一次,他写了两首诗歌,自己谱上了曲,被公社的广播员偶然间发现了。广播员觉得很不错,便把作品送到了县里,发表在深县文化馆的刊物《深县文艺》上。
  然而,赵金鸰却觉得不过瘾,因为绘画才是他的真爱。语文老师看到了他的画作,非常欣赏,又鼓励他投画稿。1973年初,赵金鸰的绘画作品在《衡水报》上发表了。一幅是计划生育题材的剪纸装饰画,一幅是农业生产题材的速写《送肥》。这两幅作品发表的时间间隔很短。作品见报后,在学校引起了轰动,校长在开全校大会时,专门表扬了他。一时间,赵金鸰成了学校里的“名人”。
  这一年,赵金鸰在报纸上发表了十几幅作品,后来一步步登上了省级媒体。之后的创作更是一发不可收拾,逐渐登上了《美术》《国画家》《美术报》等国家级专业报刊。资料显示,赵金鸰曾在各类报刊上发表作品数千件,出版连环画19套、年画7件,作品数量之多令人惊叹。
  赵金鸰专门做了一个剪贴簿,珍藏自己最初在《衡水报》《河北日报》等报刊上发表的作品,命名为《学步集》。当年那些略显稚嫩的作品,是他最初的荣耀与动力源泉。
 
 
《衡水报》是他第一个平台


  赵金鸰一直说,《衡水报》是自己第一个平台,对个人来说有着里程碑一般的意义。多年来,他念念不忘绘画之路上的两个指路人——李丰田和王学明,他们都当过衡水日报社的美术编辑。
  赵金鸰的作品初次在《衡水报》上发表后,当时的报社美编李丰田就给他寄去了一个采访本、一套连环画选页,并以衡水日报社美术组的名义给他写了一封信。信虽然不长,却充满了热切而真诚的鼓励,让赵金鸰感动不已。这封信,赵金鸰保存至今。
  后来李丰田说,当时在报纸上为赵金鸰的作品署名时,他有意写明是深县刘屯中学一年级学生。他觉得,能在这样的年龄画出这样的水平,肯定是个好苗子。“有能力去帮助别人的时候,为什么不去拉一把呢?”
  得到行家的肯定和鼓励,赵金鸰欣喜异常。兴奋之余,他也有了压力,总觉得自己画得不够好,便愈发勤奋。
  王学明曾在深县文化馆工作,他事业心极强,画得也特别好,当时赵金鸰知道深县文化馆有美术班,但从来不敢登门求教。在内心深处,他很怕被专家批评和否定。
  平时,赵金鸰只要去深县县城就会到新华书店转一转,买些连环画当临摹资料。1972年创刊的《河北工农兵画刊》上登载了不少美术作品,赵金鸰看到后很喜欢,每月都专程去新华书店购买。新华书店离县文化馆很近,一次,他遇到文化馆正在举办美术创作班,集中了很多美术工作者。在琳琅满目的作品中,他看到了王学明的画作,惊讶于王学明的绘画造诣水平之高。赵金鸰流连忘返,一直看到工作人员下班。那一天,他觉得大有收获、无比充实。此后,他每周都会进城,除了逛新华书店,就是到文化馆观摩。
  一天,赵金鸰买了画刊后又来到文化馆,发现没人,冷冷清清的。正要走,北屋出来两个人把他叫住了,其中一人就是王学明。那会儿赵金鸰已经在报纸上登过几篇稿了。在当时的深县,没有经过专业美术培训就能在报纸上出作品的人,只有他一个。王学明一听说是他,非常热情地把他让进屋里。赵金鸰清楚记得,当时屋里放着王学明正在创作的年画《一路丰收一路歌》的草图,精妙细致,让他觉得非常惊艳。
  聊天中,王学明发现赵金鸰对一些美术专业词汇还很陌生,便非常热情地给他讲解,还向他转达了李丰田的邀请,让他有空去衡水。
  赵金鸰非常高兴,觉得自己很幸运,终于遇到一位好老师。然而,两三个月后王学明调到了衡水日报社,让赵金鸰怅然若失。后来,他经常想,是不是自己注定就是要走自学之路呢?
  王学明走后经常给赵金鸰写信,鼓励他继续多搞创作,并邀请他到衡水做客。一个多月后,学校放麦假。赵金鸰和同学作伴,一早骑着自行车出发了,路上花了近3个小时,这是他第一次来衡水。
  吃过午饭,他们两个人迫不及待去了衡水日报社。赵金鸰记得,那时的报社还都是平房,美术组在西边第二排第一个屋。这天,王学明去了石家庄改稿,没有在,他们遇到的是李丰田。
  赵金鸰说,那是收获满满的一次拜访。李丰田拿出一个速写本,说是特意给他留的,然后又找出《浙江工农兵画报》等一些美术资料送给他。当得知赵金鸰画画用蘸水笔蘸着墨汁画时,李丰田又立马给了赵金鸰一把狼毫毛笔,足有20多支……李丰田的热情,让赵金鸰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这时,有人往美术组送来次日的报样,上面有块空白,让美术组画插图。李丰田问赵金鸰有没有时间,让他来画。于是,赵金鸰和同伴骑车来到了红旗商场斜对面的新华旅馆前,从这个角度画了一幅以红旗商场为背景的速写《千里送药》。
  赵金鸰说,自己创作不断进步,一方面是自己有兴趣,再就是被外力推动。王学明和李丰田经常给他打电话、写信,有鼓励,更有指导。随着在报纸上发表的作品越来越多,赵金鸰渐渐有了名气,对自己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唯恐被人说“名不副实”。后来,他开始进行连环画创作,配上自己的文字在报纸上发表,为创作长篇连环画打下了基础。
  

逆境中更要奋发努力


《老子出关图》
 
  “青少年时期身处逆境,要么沉沦,要么就奋发努力。时间不能浪费。”高中毕业后,赵金鸰在农村看不到出路,因为那时高中毕业后要在生产队劳动两年以上才有资格被推荐上大学,还必须出身好。赵金鸰更加用心地写作、绘画,以期练就一技之长,或许能成为改变命运的转机。
  1974年2月,赵金鸰被抽调到深县文化馆帮忙。不久,河北师范大学和河北工艺美术学校的老师到基层招生,看到赵金鸰的作品后都非常满意,让他去公社开推荐信,之后就能录取了。然而,赵金鸰却被难住了——因为出身问题,他不可能拿到村里和公社的推荐信。
  1975年,县里搞农业展览,赵金鸰是设计主力。一位部队干部看了赵金鸰的画觉得很惊喜,有意招他去当兵。然而,又是因为出身,赵金鸰与部队失之交臂。不仅是前途,赵金鸰的个人问题也受到影响,很多姑娘望而却步。他和爱人在改革开放之后才订婚,已经属于大龄青年了。
  赵金鸰性格内向,低调内敛,一方面是先天原因,一方面就是因为个人经历的影响——因为出身,他遭遇了太多坎坷压抑。如今,他与人交流只谈业务,不涉是非。“说话办事先换位思考”,偶尔他会跟人开个小玩笑,但心里有严格的戒律,那就是不能伤害别人,必须是“纯良性的幽默”。“或许,正是由于逆境才激发了人身上的潜能。人就像弹簧一样,有时候压力越大,反弹的力量也越大,而没有压力,顺风顺水的,可能永远一成不变。”
  抛开个人境遇上的坎坷,业务水平的提升是赵金鸰更为看重的。到文化馆工作后,学习资料多了,看展览多了,也能和同行有更多交流,他有充裕的时间《老子出关图》搞创作,全部身心沉浸于绘画的世界。有文章写道,“为了画好一幅画,他可以彻夜不眠。为了创作出更多作品,他放弃了夏日的午休,打扑克、逛大街,占用一点儿时间对他来说都是奢侈。”
  1976年,河北省博物馆举办河北省农业学大寨展览,赵金鸰被抽调过去工作了几个月。省博物馆离河北日报社很近,那时李丰田已经调到河北日报社了,赵金鸰经常过去,有时间就帮忙画插图。
  回到深县文化馆不到两个月,河北日报社就给深县文化馆打电话,要赵金鸰去《河北日报》美术组协助工作。老馆长李文听爱才,不想让他走。赵金鸰不忍让老馆长伤心,就留了下来。
  很快,赵金鸰当上了深县文化馆的副馆长。恢复高考之后,他曾一度苦练基本功,打算考中央美院,也是由于老馆长的挽留,他放弃了报考。
  潜心修炼数年之后,赵金鸰的绘画水平有了大幅提高。1979年,他的第一幅年画作品《书记又满劲》由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在全国发行。之后,他又陆续在中国戏剧出版社、吉林美术出版社、贵州美术出版社等出版了《扑蝶图》《杨七娘教艺》《凤还巢》《海迪阿姨的故事》等年画。1981年,赵金鸰成为首批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北分会的会员。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赵金鸰创作的连环画开始出版发行。1984年,长篇连环画处女作《智败二郎神》由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后,《重造哪吒身》《翡翠塔传奇》《彰德府诓兵》《血洒北京城》《中国近代史故事》《红衣骑士》《中国成语故事》等20套长篇连环画陆续由河北少儿出版社、湖北美术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等多家出版发行。其中,《智败二郎神》《重造哪吒身》两套连环画累计发行3000多万册,并在“八省市优秀图书评展”中同时获奖。
  赵金鸰对自己要求极高,创作之前要全部吃透连环画脚本、查阅大量历史资料,之后才会动笔。他认为,与绘画最接近的是文学,关联紧密的是文化、历史知识,好的作品要尽量在有限的空间里多涵盖一些内容和思考。有评论称,这一时期艰苦的磨炼,让赵金鸰的历史知识、文学修养、艺术水平又有了一个跨越式的进步,为他后来进行的一系列美术创作打下了更加坚实的基础。
  

寻找属于自己的艺术之路
 
  “每个画家的必经之路是临摹。我看过的,远远多于我临摹的。我从来没有原原本本地照抄过任何一个画家的任何一个作品,最多临摹八九成,余下的是我认为处理得不好的地方需要修正。画画就是这样,得有自己的观点。”然而,越画,赵金鸰就发现自己该学的东西实在太多。
  到了文化馆之后,赵金鸰接触到一些专业教材,画过油画、版画、水彩、水粉等多种画种,也尝试着进行雕塑、剪纸创作,但画的最多的还是国画工笔。
  赵金鸰拜访过刘勃舒、龙瑞、李延声等名家,获益匪浅,国画水平迅速攀升。1995年,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著名花鸟画家戴林到深县举办展览,赵金鸰和深县文化馆的两个工作人员一道拜戴林为师。然而,毕竟和老师不在一个城市,往来不便,赵金鸰在艺术上的探索,更多的时候还是只身前行。
  在文化馆工作22年后,1996年赵金鸰当上了深州文化局主管文化业务的副局长。在这个岗位上,他兢兢业业,让深州的文化工作迈上了一个新台阶。1997年,深州市被命名为“河北省文化先进市”,1998年被文化部命名为“全国文化先进市”,赵金鸰被河北省授予“有突出贡献的文化工作者”称号。
  紧张的日常工作之余,赵金鸰没有放弃自己的艺术世界,继续在绘画园地中精心耕作,并有了更多新的领悟。
  “每个画家都希望找到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但是谈何容易。博采众长这句话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画家,如果形不成个人特色,那在艺术的海洋中是翻不起浪花来的。”在赵金鸰看来,美术最需要创新,而最好的创新是与众不同而又雅俗共赏,这是社会认可度最高的。然而,他也深知,创新太难了!
  “大路好走,可是人太多,老堵车。自己选一条小路,却又高低不平、荆棘丛生,每前进一步都很困难。然而,这又是成就一个名家或者能在美术界有一席之地的必然选择,必须自寻素材,自己走路,敢于尝试,不怕失败。”
  赵金鸰的画在体现光影的时候,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西画表达方式——不是科学地表现哪里是受光面哪里是背光面,仅仅感觉是光。“我是用墨的味道增加一种分量,属于国画的手法。我比较看重融会贯通,不管是西画手法还是国画手法,对增强画面表现力有帮助的,我就会拿来用。我画画并没有什么条条框框,一切为我所用。”外出写生,他能够发现别人不曾留心的风景;静室挥毫,他的笔下总会呈现前所未有的画面。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的绘画境界不断提升,在业界的知名度也逐渐打响。
  2002年1月,赵金鸰随河北省文化艺术代表团赴新加坡举办个人画展,展出作品100余幅;6月在美国芝加哥举办的河北文化周上,又展出他的作品50幅;8月,他的摄影作品《飘香》印在纪念封上,由国家邮政局出版发行;9月,他的一件工艺美术设计作品除了获得国家专利外,又在国家知识产权局举办的第十届全国专利产品博览会中获设计金奖。
  2003年,赵金鸰有130多幅国画作品参加河北省和全国的美术展,其中《褐色的回忆》《秋》《暮韵》等十几件作品在文化部、全国总工会等部门举办的美术展中分获一二三等奖和优秀奖。《归舟》《正义之神》在国际美术展览中获奖,《故乡月》《钟馗》等200多幅作品在美国、日本、新加坡、香港、台湾等地展出,《黎明》《漓江倩影》等多件作品被中南海珍品收藏委员会、中国红十字会、亚运村收藏,三项工艺美术设计获国家专利。
  此后,赵金鸰的作品频频出现在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性专业美展上。2006年,作品《风》入选中国美协、中国书协环保杯全国书画大展,获银奖;2009年,《童年的歌谣》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展;《吉祥大地》入选第六届西部大地情全国美展;2010年,《金色的风》入选2010年全国中国画展;《太行系列—壁立》入选红色太行全国山水画展,获优秀作品奖(最高奖);《正月》入选“民族百花奖”全国美术作品展,获优秀作品奖。2011年,《日暮清宫—1911》入选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全国中国画展,获优秀奖(最高奖);2012年,《秋色秋声》入选齐白石国际艺术节全国中国画展,《雅风》入选全国工笔画大展;2014年,《壁立》入围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并获河北省美展大奖……或许只有赵金鸰自己才知道,这张熠熠生辉的成绩单背后,是多少不为人知的辛劳、多少另辟蹊径的坎坷,又凝结了多少心血和智慧!
  在“寻美”之路上继续前行
  “画家也像厨师,一种食材可以尝试不同的方法去烹饪,需要经常有创新。好的作品绝不是照搬生活那么简单,这就需要苦练硬功。科学合理利用素材加上成熟的绘画技巧才能创作出好的作品。”赵金鸰用实践证明,只有从生活中来的题材,才能引起共鸣,更鲜活、更生动,牵动观众的心情,调动观者感情。
  关于好作品的概念,赵金鸰有这样的观点,“简单一句话,远看好看,近看更好看。好作品的评判标准不是绝对一致的,因为每个人‘口味’不同。对于画作来说,我认为就是形式美,赏心悦目,有冲击力和震撼力,有充实的内容、丰富的内涵,让人品起来有味道”。
  著名山水画家、原北京画院艺委会主任杨延文在中国美协主办的“红色太行”全国山水画展览中,对赵金鸰的作品《太行系列—壁立》作出了评价——“这幅作品不论在立意、构图和技法技巧方面都很出色”。后来,杨延文又见到了赵金鸰创作的一批表现太行山村雪景的水墨画作品,认为这些画“尺幅虽然不大,但作品独特的绘画语言与表达方式却让人感到耳目一新”。
  “可以说,他是一个以现代意识与情感来驾驭传统技法的画家。”在杨延文眼中,赵金鸰是一个在不断否定自我中逐渐找到自我的人。他赞赏赵金鸰的勤奋与执著,赞赏他图新求异的精神。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潘耀昌第一次见到赵金鸰的作品是在第十一届全国美展中国画展上展出的《童年的歌谣》,“浓厚乡情的视觉艺术表现久久映在脑海”。
  “优秀的作品必然有其不同于其他作品的艺术特征,个性化的表现形式与独特的艺术语言成为赵金鸰追求的重要目标。在创作中,赵金鸰尝试用山水画的理念来画人物、花鸟,大开大合、虚实相生,这也创造了一种独特的、更具生命力的艺术形象;花鸟画作品《童年的歌谣》中那群冲破冬雾的麻雀,虚虚实实,完全融入了整个场景,这正是典型的山水画的表现形式,画家的理念与胆量令人折服;《日暮清宫—1911》作品中利用光感表现的虚实变化更是打破了传统花鸟画作品的艺术特征,而以花鸟画形式表现重大历史题材的作品是一次大胆的、成功的尝试,在展览中获得最高奖也是实至名归。”潘耀昌有这样的评论。
  一直以来,赵金鸰都是以创作带动基本功的练习。所以,他的创作心得和绘画理论与其他画家相比有很大区别。现在他给学生讲课,多一半是自己的经验积累,与教科书并不完全一致。
  “自己走的是一条坎坷的自学之路,没有老师,饱尝艰辛,所以不能让学生们走我的老路。”赵金鸰面对那些前来求教的美术爱好者时,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毫不吝惜。
  2016年、2017年,赵金鸰分别在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举办美术创作高研班。有人说,别的老师是被学生追着请教,赵金鸰却是追着学生指导。学生的创作到了哪一步,他都会装在心里,“一旦认定了这个师生关系,就要对学生负责任。”
  多年来,赵金鸰培养了数以百计的学生,其中大部分进入美术院校深造,有的后来担任大学美术系讲师、教授,有的成为国家专业画院的知名画家,还有的出国深造。
  赵金鸰最想告诉学生们的是“享受过程”,因为“如果一味追求结果,往往事与愿违”。赵金鸰的堂号曾叫“怡静轩”,后来改为“静逸轩”,著名书法家旭宇给他重写了堂号。他看重的是内心的安宁,“现在只想静下来做自己想做、能做的事情,踏踏实实,心安理得”。
  的确,在追寻“美”的道路上,赵金鸰的每一步都是那样安静、沉稳,却从不曾稍作停留。他的绘画世界真的是气象万千:有充满温情的小品,有令人震撼的巨制,有生活中最朴实的感动,也有关于历史、关于世界的深沉思索……静心欣赏那些耐人寻味的壮美画卷,原来都源起于一根根细若游丝连绵不绝的硬朗线条;那些深沉厚重的沟壑原野,层层晕染中蕴含了时间的积累与忍耐的力量。如果我们能从那些令人赞叹的精致画面中品出更多“美”的味道,或许,就能够感受到画家传递出的温暖与勇气。
  生活永远不可能完美。艺术,却带给我们心灵的慰藉。

第40页

 
阅读推荐
专题策划
CopyRight 2009-2010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衡水日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2010衡水新闻网 版权所有 冀ICP备0701661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