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pc版 > 第12期 > 文化渊源 >

千顷洼的红色记忆

时间:2020-07-30 15:23来源:文化衡水
   

文 / 郭强 图 / 于文强 宋志辉 赵小苇
  位于衡水市阜城县城东南 5 公里的千顷洼,由古黄河泛滥决口冲刷而成,因地势低洼而得名。
  历史上的千顷洼沙害严重,自然环境恶劣。曾几何时,黄风漫天,飞沙蔽日,淹没了道路和庄稼。当地老百姓称为“人行寻路苦,鸟宿找窝难”。民间传说,当年回民支队被日军包围,危难之际,一阵狂沙飞起,掩护了部队突围。在《八路军冀中军区回民支队高纪庄突围作战亲历记》的小册子里确有这样的记述:“老天突然变了脸,刮起了大风,一大队在参谋长张钢剑指挥下,趁机向西南方向迅猛突围。”传说的真假已不重要,但无疑为这片土地增添了更多的传奇色彩。如今的千顷洼早已今非昔比,树繁叶茂、碧波荡漾,已成为生态环境优美的万亩森林公园。在丛林深处,当年突围战中壮烈牺牲的 88 名烈士长眠于此。
  我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行走在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的红色土地上,凝望着矗立在绿树掩映中的抗日英雄纪念碑,重温那段荡气回肠的战斗往事,心中激荡着无比的崇敬与豪迈。这支不畏牺牲、有着崇高信仰、坚定意志的英雄之师,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永远珍藏在人们的记忆中。
  不怕狂风暴雨、不怕山高路遥、不怕饥饿严寒、不怕枪林弹雨、不怕刺刀见红、不怕流血牺牲,具有“六不怕”精神的回民支队,在广阔的冀中平原上运用“伏击战、口袋战、围点打援、漩涡打卷、牛刀子钻心”等机动灵活的战术,打击日寇,屡建战功,令日本鬼子闻风丧胆,恼羞成怒的日军多次试图将其围剿歼灭。
  (一)
  1942 年 5 月,侵华日军调重兵对冀中抗日根据地进行“铁壁合围”,妄图消灭抗日力量。为粉碎日寇的阴谋,掩护冀中军区主力部队转移,马本斋率领回民支队主动出击,灵活作战,成功牵制了日寇主力,胜利完成了阻击作战任务,但自身却陷入了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于是日军投入大量兵力企图将回民支队全歼于阜景公路以东、大运河以西、石德公路以北、交河至泊头公路以南方圆 2500 平方公里的阜东地区,情况万分危急。
  当时,日军调集 5 万多兵力对只有 1700人的回民支队进行围剿。双方力量对比悬殊,且敌军装备了坦克、重机枪、迫击炮等有绝对优势的精良武器,而我回民支队仅有机枪和老式步枪,如正面交锋无异于以卵击石。为摸清敌人的意图和行动方向,马本斋派出几支精干侦察分队了解敌情。经分析研判,发现这次敌人不但集结大量精锐部队和重型武器,而且变换了招数。敌人的扫荡一改过去夜间先进入据点周围,第二天再开始合围的规律,连夜直接布兵于点、线、面,因此不能像以往那样,当夜跳出包围圈。再是向哪里突围?向南,石德公路,平时敌人就严密封锁,这次又增加了兵力;向北,交泊公路有五六千日军在拉网扫荡;向东,日军用汽艇封锁了运河,并有津浦、德石两路重兵以待,东进无异于自投罗网;向西,阜景公路已有 1000 余辆坦克、汽车一字摆开,且主力部队集中在富德公路上的阜城和漫河据点,此时往西突围,等于往敌人枪口上撞。
  面对数十倍于己的敌人,马本斋处变不惊、指挥若定,制定了迂回穿插,声东击西的作战方案。首先,佯装向运河突围,把敌人西边主力吸引到东边运河一侧。然后,出其不意,利用西侧阜景公路敌人出现的空隙,在敌人口袋底部捅一个窟窿,趁机突围。
  马本斋先是派出一个骑兵排有声势地去运河西岸,买木头、架浮桥,借木船、找船工,吸引敌人注意,佯装在为主力部队强渡运河突围做准备;然后又安排一、二大队伪装成主力部队东进诱敌。与此同时,6 月 1 日夜,我回民支队主力连夜从连镇(时属阜东县,今属景县)悄然进入阜景线以东七八公里的地方,就是千顷洼东侧的高庄和纪庄村。这两个相互连接的小村庄位于距阜城和到漫河据点各三四公里的接合部,正好是个“裤裆叉”,是敌人扫荡的盲区,等敌人主力过去后,我回民支队就可以从阜景公路空隙地带向西南突围。
  6 月 2 日拂晓,不想惊动群众的部队集结在村外。可天亮后发现村外的沙土丘上只生长着一些低矮的荆棘丛树,老百姓称为“小老头”树,非常稀疏,部队难以隐蔽,无奈之下,只得进驻高庄和纪庄待机而动。马本斋提出,严密设防,封锁消息,马不卸鞍,人不离枪,子弹上膛,整装待命。并动员战士们一旦战斗打响,要奋勇出击,准备为国牺牲。遇见小股敌人,决不开枪,不能吸引敌人主力,要上好刺刀,随时展开白刃战。
  正如马本斋所料,日军果然产生了错觉,连夜安排阜城、漫河的主力部队向东推进,企图两路夹击,将回民支队消灭于运河西岸。临近拂晓,敌人的车队向高庄和纪庄开来,因为估计我军早已东撤,遂不加搜索,急急东进,从村北约 3 公里远的地方匆匆过去了。天亮时,已离开村庄 10 余公里。西部封锁线和阜城、漫河据点的敌人兵力大大减少。正当大家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敌人的后卫部队却向两村逼近,意欲进村搜索。马本斋当机立断,率部队迎着敌人后卫部队向西猛扑。
  (二)
  部队正准备向西突围时,敌人后卫部队的搜索小分队 14 名日本鬼子已经到了村口。为不惊动远处的敌人,一大队三中队中队长刘清瑞对着战士们大喊:有刺刀的站出来,跟我冲!随着他的呐喊,战士们脱掉上衣、端着刺刀、赤膊上阵,双方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一会儿功夫,14 名鬼子被刺死 13 个,另一个在逃跑时开了一枪,受到惊动后的敌人迅速设下三道封锁线,以密集的火力封锁了向西突围的路。我回民支队已无路可退,必须一鼓作气,打开一条通道,突出重围。
  战斗异常艰难,一时间杀声震天,血光四溅。在弥漫的风沙和硝烟中,有的战士挥起大刀,砍向敌人;有的战士子弹打光了就拼刺刀,刀断了就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手里没有武器的炊事员、卫生员也拿起已牺牲战友的枪支,或直接操起铁铲、菜刀、扁担与敌人厮杀。医疗队长王彦生突围中不顾个人安危,冒着生命危险抢救伤员,自己却身负重伤而掉队,未能突围,壮烈牺牲。时任锄奸科科长、后任支队政委的刘世昌回忆说,他在带领锄奸科突围时,被占据有利地形的敌人用机枪扫射压了回来。这时,只见锄奸干事张国良抱起冲锋枪来了个就地十八滚,以一棵大槐树作掩护,猛然向敌人一阵射击,吸引了火力,给战友突围赢得了时间,自己却倒在大树下。锄奸干事王汉杰见一名日军正冲刘世昌举枪射击,手疾眼快的他一把将其推开,自己却中弹倒地。牺牲前,王汉杰艰难地掏出怀里的窝头,对刘世昌说,首长,赶快冲出去吧!本来已经突出重围的一大队,听到后面密集的枪炮声,发现马本斋司令和二、三大队没有跟上来,队长马国忠、教导员马德舜、副大队长薛洪泰带领一大队迅即又杀了回去,重新返回敌人包围圈,在敌人南侧猛烈射击,吸引敌人火力,掩护二、三大队突围。
  驻在高庄的支队政治部和二、三大队在突围到达纪庄村西北时,遭遇到了日军从西北方向过来的搜索队。敌人抢占了村西北的连家岗和高家坟两个制高点,凭借居高临下的地势,架起轻、重机枪向我军疯狂扫射,部队前进受阻。如拿不下制高点,将贻误整个战机,危急时刻,马本斋一面压制日军火力,一面命令二大队五中队中队长马庆功迅速率领敢死队摧毁敌人机枪阵地。马庆功有胆有识,作战勇猛,善打硬仗,人称“马旋风”。只见他大喊一声:“兄弟们,冲啊!”60 名敢死队员,一手举着大刀,一手举着手榴弹,紧随其后,齐声怒吼“狭路相逢勇者胜,杀啊 !”像猛虎般迎着枪林弹雨扑向日军机枪阵地。队员杨略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为了让部队减少伤亡,坚强地站起来,义无反顾地朝着敌人阵地的火力点冲去,被流弹击中,倒在血泊中。战士们一阵猛冲猛打,终于夺回了制高点。突围后,英勇的 60 名敢死队员只有 12 名生还。
  我站在当年被鲜血染红了的高家坟和连家岗前,望着不远处高大的纪念碑和 88 位烈士墓,战士们铺天盖地的喊杀声仿佛仍在耳畔回响。
  在主力部队向最后一道封锁线——阜景公路冲击时,从阜城据点出动的日军援军骑兵已经赶来。如不能及时突围,部队就有被敌围剿的危险。关键时刻人称“马老虎”的七中队队长马虎文挺身而出,因他曾在一次战斗中一人用机枪顶住日军一个中队的疯狂进攻而被称为“马老虎”。只见他端起机枪如神兵天降般地纵身跃上公路,向敌人骑兵猛烈扫射。战士们在他英勇行为的感染下,毫不畏惧,奋勇杀敌。很快,敌人骑兵就被打得七零八落,死的死,伤的伤,落荒而逃。
  就这样突围、受阻,再突围,增援、接应、掩护、强攻,经过多次冲锋后,日军的最后一道封锁线被突破,我部成功突围。这次突围战被认为是回民支队与日军 870 多次战斗中“最艰苦、最惨烈的一仗”。刘世昌回忆说,战后,当他将回民支队伤亡名单报告给马本斋时,刚强的马本斋难过地流下了眼泪并痛心地说:“我们不管遇到多大困难,遭受多大挫折,都不能伤感、消沉,有一些伤亡就悲悲戚戚,部队就没有战斗力了,一定要与党同心同德,勇往向前,党要我们向南,不管要付出多大代价,都要奔去,就是死了,头也要向南,这才是我们回民支队的性格。”这字字铿锵有力、句句掷地有声的话语,诠释着马本斋作为共产党人无所畏惧的革命信仰、永不言败的革命精神。如今,这段话写在了纪庄村头的墙壁上。让我们看到一个共产党人对党的虔诚而执着,至信而深厚,其绽放的信仰力量,更是历久弥新。
  这次战斗,回民支队共歼灭日军 320 余人,伪军 100 余人。据《八路军冀中军区回民支队高纪庄突围作战亲历记》记载,日军为运走这些尸体,整整用了八辆汽车。他们战败的惨状被沿途群众发现后广为流传。从此,日伪军将千顷洼称作“伤心洼”,以致后来再没到高纪庄一带活动。但这一战也是我回民支队牺牲人数最多的一次战斗,88 名指战员壮烈殉国,其中年龄最大的 30 多岁,最小的年仅 13 岁。同时创造了我军突围战史上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经典战例,当年被编入延安抗大教材。有人总结出这支能征善战的回民支队精神是 :“骁勇善战、奋勇杀敌、顾全大局、牺牲自己”。
  千顷洼一战,我军在极其不利的情况下,给予日伪军一沉重打击,粉碎了敌人消灭回民支队的狂妄野心,极大地鼓舞了冀中军民的抗战热情和信心,在冀中人民抗战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高纪庄这块浸透着烈士鲜血的土地从此成为回民支队战士心中永远的圣地。回民支队老战士、广州军区副司令员马庆功的儿子说,父亲生前曾两度嘱咐他们,要把他的骨灰埋在这里。上世纪 90 年代,马庆功夫妇归葬于此。
 
  
  (三)
  漫步在千顷洼这片经过战火洗礼的红色土地上,突围战第一枪打响处、血泪井、突围战指挥所等战斗遗址随处可见。一直以来,马本斋及回民支队都是当地干部群众的光荣和骄傲,人民对他们由衷敬仰。1939 年,上级把参加过长征的红军干部郭陆顺派到回民支队担任政委。他不仅积极协同马本斋与敌人作战,还把红军的优良传统和政治工作经验带到了回民支队。他积极发展党员,健全党组织,讲红军长征的故事和传统,号召每个党员按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使队伍始终保持了旺盛的战斗力。马本斋说,郭政委对我帮助很大,有老红军给我们做榜样,我们就能建成打不败、拖不垮的铁军!
  军队打胜仗,人民是靠山。回民支队与当地百姓鱼水情深的故事代代流传。当年纪庄村村长、突围战亲历者王梦北的儿子王志杰给我讲起了英雄母亲王柳氏为掩护受伤战士壮烈捐躯的故事。
  当时,住在村边 70 岁的王柳氏,因年龄较大、行动不便,待在家中没有转移。6 月 2日战斗打响后不久,一名受伤的战士爬到她家门前敲门求救。王柳氏开门后,见一名受伤的战士浑身是血趴在门前,不远处有鬼子追赶的叫嚷声,她忙把战士搀扶到院内,并用秫秸将战士掩藏好。刚一转身,几名鬼子就冲到院内,问她是否看到一个“八路”,老人怒视着敌人一声不吭,恼羞成怒的鬼子用在屋门后放着的一根擀面杖,朝老人头部狠狠打去,这位英雄母亲被残忍杀害。在听到老人被害后,受伤的战士掀开秫秸,奋力站起,拿起身边地上的砖头,用尽全身力气,死死地抱住一个鬼子,愤怒地朝其头部一阵猛砸,直到鬼子当场毙命。另一个鬼子在后面开枪,受伤战士中弹牺牲。
  讲起这段故事,王志杰眼含泪花。他的泪水中沉浸着悲痛,也为祖辈舍身取义的大爱而骄傲。
  在村里的军民鱼水情纪念馆,我看到了村民孙根深冒死救伤员的故事。战斗中,一名战士因伤势过重,爬到孙根深家的胡同口便晕倒在地,生命垂危。这时孙根深正好路过这里,二话没说,急忙把伤员背回家中,冒死将战士隐藏在自家的地窖内。随后有意跑到胡同口把敌人向别的方向引走。战士养伤期间,孙根深悉心照料和医治,给战士送饭送水。由于缺医少药,战士伤口受感染而发炎,他每天都用盐水给战士冲洗消毒,用中药对伤口进行贴敷疗伤。英雄母亲王柳氏和英雄村民孙根深的故事,如今已做成展板挂在军民鱼水情的展墙上,成为回民支队与当地人民群众血肉联系的见证。一路走来,真切感受到这里军爱民、民拥军,军民一条心的深情厚谊。
  军民相依,同仇敌忾。当时只有一百多人的纪庄村,有 20 多人投身到火热的抗日战场。王志杰的父亲王梦北将四个侄子和三个儿子都送入了部队。
  (四)
  随着王志杰的讲述,父子两代接力守墓的故事再一次深深打动了我。
  当时任纪庄村村长的王梦北是突围战的亲历者,他一边组织村民帮战士打水备柴,一边为部队做向导。战斗结束后,王梦北和乡亲们将在战斗中牺牲的 88 名烈士一一掩埋。三天后,马本斋司令员又带队返回,按照回族礼仪,重新埋葬了 88 位烈士。从那时开始,王梦北立志为这些烈士守墓。他说,这些战士是为打鬼子、让百姓过上好日子而牺牲的,我要守护好他们。战时,他看墓护墓,提防鬼子的回袭。战后,他对烈士墓精心维护,每次大风后,陵墓都被厚厚的沙土覆盖,凸起的坟包几乎被掩埋。每当这时,王梦北就挨个清理尘土,重新敲实坟墓,恢复陵墓原有的形状。王志杰说,那时父亲每天都去墓地。为防止散养的牲畜去坟墓上吃草或破坏,他每天起早贪黑掘地挖土,用了一年的时间为墓地筑起了东西长 115 米、南北长 75 米、高 1.2 米的土围墙。1979 年,王梦北因中风,半身不遂。此后的 10 多年,他仍然让儿子用那辆旧三轮车驮着他往返墓地和家中,静静地坐着看儿子除草、扫墓。1993年,王梦北去世。为了一句“誓死看护陵园”的承诺,王梦北整整坚持 51 年。去世前,王梦北对着 88 座烈士墓说,“这是我儿子,以后就由他接替我了”。接过父亲的“接力棒”,王志杰始终铭记父亲生前的嘱托和教诲,担当起陵园的“守墓人”。他说,要将烈士墓守护到底,将先烈的革命意志守护到底。如今,王志杰和父亲已经接力守护烈士英灵整整77载,他们把对烈士的敬仰之情化为一种信念,他们守护的不仅仅是墓,也是我们的精神家园,更是共产党人的信仰和初心。
  王志杰说,父亲在世时,几乎每天都要到陵园看望自己的“家人们”,亲历那场战争的他经常为慕名前来参观、祭奠烈士的人们讲述那段红色历史。讲到战士血染疆场时满含热泪,讲到胜利突围时,声音高亢洪亮。他希望更多的人能记住这些英雄,记住这段壮烈的红色历史,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生活。
  近年来,阜城县委、县政府为让后人缅怀追忆回民支队的英勇事迹,修建了本斋纪念园。重建了阜城革命历史纪念馆、高纪庄突围战纪念馆等,对原有的回民支队烈士陵园的纪念碑、纪念亭及88座烈士墓等纪念设施进行了维修。2011 年拍摄了以回民支队千顷洼突围战为历史背景的电影《血战千顷洼》,让这支威震冀中平原的“攻无不克、坚无不摧、打不垮、拖不烂的铁军”声名远播。本斋纪念园也已成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国防教育基地和廉政红色教育基地。如今,人们来这里触摸那段峥嵘岁月,感悟初心,缅怀先烈。人们在这里传承遗志,汲取力量,再起征程。
 
  
        (五)
  站在静谧的英烈墙前,周围的树木被一场细雨浸透后更显苍翠。英烈墙上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是战士的伟大生命,都是一段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他们挺起了民族的脊梁,谱写了无愧于历史的慷慨壮歌,成就了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精神底色。
  令人遗憾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牺牲的88 名英烈中还有一部分烈士姓名无从知晓,这成了王志杰的一个心结。
  2013 年,王志杰萌生了为烈士们寻亲的想法,他们应该有姓名、原籍,当年牺牲的这些无名烈士,他们奋勇杀敌、驰骋疆场,应该被历史和人民铭记。时隔 72 年,年近六旬的王志杰开始查询、确定烈士的姓名、籍贯等信息,为他们寻亲。由于时间久远,为无名英雄寻亲之旅的艰辛可想而知。
  王志杰走访当年回民支队战斗过、生活过的地方,搜集线索;在党史馆、档案局、民政局查阅档案及资料;在电视台、报纸上发布寻亲信息;向在世的回民支队老战士了解情况。有人说,你都这把年纪了,何必这么辛苦?他说,这些烈士为了民族解放,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能为他们做点事、帮他们找到亲人、让他们不再孤单,是对烈士最好的抚慰,我感到很幸福。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地多个部门众多同志和好心人的鼓励、支持和帮助,如今 88位烈士中已有 46 位被确定了原籍和姓名,16位确认了姓名仍待查原籍。这是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体力、脑力而达到的结果。
  王志杰说,不少烈士的亲人已经联系上了,其他的,只要我活一天,就不会放弃,会一直找下去。就在此文成稿前,志杰高兴地告诉笔者,又确认了一位当年的机枪手,名字叫李文海,是安国县东安国城村人。从他兴奋的口气里,能感受到他对抗日战士的缅怀和情感。
  多年来的寻亲之旅,使他也了解了英雄家庭经历过的艰辛。许多英雄的后人、亲属说,多年来,他们也一直寻找牺牲亲人的下落,只知道去当兵抗日后就一直杳无音信、生死不知,每每想起,内心深处都无比思念。如今终于知道自己的亲人是在国难当头时舍身报国、英勇牺牲的,在痛惜的同时,也为父辈们感到自豪和荣耀。更让他们感到宽慰的是自己的亲人和牺牲的战友安葬在一起生死相依,有了一个可以祭奠缅怀的地方。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时间不会使记忆褪色。我想,即使一些战士的名字已经难以找寻,一些烈士的壮举也很难还原,但他们和千千万万烈士们一起,已把炽热的红色基因深植于冀中大地,他们的英雄事迹永远不会被人们忘记!
  美丽千顷洼,苍翠欲滴,一派生机。新中国已走过 70 年历程,硕果累累,欣欣向荣。这正是先烈先辈为之奋斗、为之牺牲换来的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美丽画卷!

第31页

 
阅读推荐
专题策划
CopyRight 2009-2010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衡水日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2010衡水新闻网 版权所有 冀ICP备0701661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