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pc版 > 第13期 > 文化渊源 >

乡村电影

时间:2020-09-27 10:38来源:文化衡水
  
乡村电影
 
文/ 杨万宁

 
  老家的人,习惯于把农村演电影叫做村影。这种演出通常在村庄街道或场院里进行。
  在文化生活贫乏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晚上最盛大的活动要算放电影了,仿佛是灰茫茫的天空上飘过的一朵祥云,装点着村里人们单调枯燥的日子,成为乡亲们日夜的思念。
  当时,我们冀县西沙公社只有一个电影队,15个村子轮流放映,至少半个月才轮一次。电影队走到哪里,便把欢乐和笑声带到哪里。一般是下午由即将放映电影的村里的村民到上一场放映的村里,去拉回放映器材,放映员则骑自行车赶来,电影放映队多由一男一女组成,男的管发电机,女的管放映机,其地位不亚于电影明星。电影放映员是孩子们最羡慕的职业,他们不但能最先看到新影片,而且到村里放映时,都是到户里吃派饭,吃完饭后还把几角钱和一斤粮票放在饭桌上,哪一户都拣最好的招待。
  黄昏时分,村里的广播喇叭就开始向乡亲们报告这个喜讯了。当银幕在街道上挂起来的时候,正是孩子们放学的时候,有的背着书包在那里奔跑,各家各户去传递消息,有的则回家扔下书包,催促大人们赶紧做饭,然后拿起一个窝头,再扛起板凳,早早去放映场地占据有利地形。银幕或挂在场院里竖起的两根杆子上,或挂在村街屋舍的后墙上,落日的余晖下,白白的幕布像一片白手帕随晚风摇曳,给人一种温暖而安详的感觉。
  天渐渐黑了下来,银幕前早已坐满了人。
  青年男女这一晚显得格外亮丽,相互打着招呼,有情人装作不经意悄悄坐到一起;小孩子们追逐打闹,一蹿一蹦地去拽那总也够不到手的幕布;老人们抽着旱烟,谈论庄稼地里的活计和收成。如果你抬头望去,还会发现老歪脖树上、柴禾垛上、房顶上也都站满了观众,等待电影开演……
  那时农村没有电,放映队自带一个小发电机,往往是这发电机最爱出毛病。用一根绳子套在转动轮上,一连拽动多少次,发电机就是不着火,我们这些孩子比放映员还着急,因为打不着发电机而放弃演出是常事。人们只好怀着满腹的牢骚和遗憾,很不情愿地往家里走,这个晚上大都会因此而睡不好觉了。如果睡梦里听到发电机的声响,人们也会再跑到街上来看个究竟。
  放映机开始朝银幕上打光,人们欢呼起来,无数的手臂在光柱里挥动。电影开演时,孩子们一般不会安稳地坐在那里观看,而是在人群中穿来跑去,或者到银幕下去露露脸。大人们开始呵斥孩子,让他们安静下来……
  那时候演电影,有两个专用名词:“加片”和“跑片”。所谓“加片”,就是故事片(我们叫“正片”)之前加演的一部纪录片或者科教片,纪录片大都是“新闻简报”和“祖国各地”,报道中央领导人活动,或者全国各地的重要新闻;科教片大都是宣传农业科技知识等。所谓“跑片”,就是两部放映机在两个村庄交叉放映两部故事片,这个村演完了与另一个村交换,片子来回跑。如今,要同时参加两个饭局,也俗称“跑片”。
  根本不在乎演什么片子,不管是故事片还是纪录片,也不管是喜剧还是悲剧,村里的人们都看得津津有味,特别投入。孩子们最爱看的影片就是打仗的了,也就是今天的战争片,有时是银幕上打,下边的孩子们也模仿着开战了。而我大多沉浸在故事情节的激动中,每次看完电影总会暗下决心,有朝一日也要写出一部电影来,让别人也感动一回。
  从战争片里,村里人了解了过去的峥嵘岁月,立下要当英雄的大志;从风景片里,面对那些美丽的山水,生出些许憧憬的感叹;而那少得可怜的爱情片,则撺掇了青年人羞羞怯怯的芳心。银幕上那虚幻而又真实的故事,把人们从沉闷的现实生活中解放出来,于是人们开始幻想,渴望有一天也能像电影里的人们那样像模像样地活一回。
  倘若时逢小雨或小雪,那就更有诗意了。放映员撑一把小伞,遮住放映机,任雨潇潇,任雪纷纷。观众们站在霏霏的雨里、飘飘的雪里,看得如痴如醉,谁都不肯离去,如影片上男女主人公的爱情,雷打不散、雨淋不湿……
  电影散了,银幕也收了,孩子们还要跑上一阵子,把因为电影带来的兴奋发泄完,才肯回家睡觉。
  村里人白天属于土地,夜晚则可以在惬意里任意挥霍。电影在乡亲们夜的篇章里,如几幅浓淡相宜的插图,平添了一番韵味。电影里的故事,会成为村里人们很长一段时间的议论话题,直到下一次电影进村。
  电影一遍一遍地上演,乡亲们的心一次一次地亮堂……

第44页

 
阅读推荐
专题策划
CopyRight 2009-2010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衡水日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2010衡水新闻网 版权所有 冀ICP备0701661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