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pc版 > 第八期 > “走进国博看衡水”系列文章 >

衡水和京津的“缘”与“情”

时间:2019-09-24 15:02来源:文化衡水
  
开栏的话:
  衡水市地处京畿重地,外轮廓非常像一颗心脏。这颗心坚韧顽强,充满生机与活力。曾有一度,这片土地的珠玉光华被历史的尘埃遮蔽湮没,芬芳流韵被有意无意忽略无视。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承载着华夏民族数千年文明史的圣殿——中国国家博物馆,仔细品读这个在国家级殿堂举办的全国第一个地域文化大展——“文华衡水”。你会发现,衡水这片神奇的土地散发的独特魅力如此令人惊艳,她深厚的文化内涵更让世界心仪向往。那些奇珍异宝、历代先贤、艺术之光、灿烂文明……足以照亮我们的灵魂深处,挺直国人的筋骨脊梁。
 
  《走进国博看衡水》栏目,将在衡水日报社全媒体推送系列图文音像融媒作品,多角度、多形态呈现“文华衡水——河北衡水文化展”精华所在,敬请关注。


衡水和京津的“缘”与“情”

文/韩雪


清中后期的琉璃厂一条街

武强年画现场制作,观者陶醉其中

走进国家最高历史文化艺术殿堂、世界上单体建筑面积最大的博物馆——中国国家博物馆,相信很多人都会有种震撼的感觉。这座建筑高42.5米,建筑面积近20万平方米,中央大厅宏伟壮观,空间开阔旷远。

正在这里举办的全国第一个地域文化展——“文华衡水”,是每个衡水人的骄傲与自豪。

国博各通道口竖有介绍展板,红彤彤的喜庆底色、六子争头的年画图案、醒目的“衡水”字样,让人看着心生温暖。

国博北4展厅进门右手,是“文华衡水”的第一单元。伴随激动人心的BGM,48 秒钟的视频循环播放,介绍着衡水的地理位置、区位优势,直观形象、简洁明了。我们的家乡位于中国版图南北纵轴、东西横轴的交汇处,被誉为“黄金十字交叉处”。

“原来衡水在这里啊!”一位观众惊喜地发现,衡水和他的老家德州是邻居。

“衡水湖这么漂亮!”“衡水有这么多名人!”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学生们,被这个展览迷住了。

82岁的全国总工会退休干部蒋永清和老白干展示区工作人员王红涛认了“亲老乡”——他们都是武邑人。“几十年没回去了。我在央视上看到展览消息特意过来的,真是亲切。衡水的文化遗产这么多,太棒了!”说到动情处,老人眼中泛起朦胧的泪光。他手里拿着纸和笔,一字一句记录着展览的精彩点滴,要把家乡风物留在心里。

记者刚进来时,国博策展部历史文化室主任高秀清正认真为观众作着讲解。这几天,她接待了不少老家衡水的北京人。“既然衡水市委市政府信任国博,我们就有义务、有责任、尽最大努力把展览办好,做得有特色。每个地域文化的充实,构成了我们中华文化的整体。”

作为中华大地的一分子,衡水与周边、尤其是与京津两地有着紧密的文化关联,渊源深厚。北京和天津被河北包围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各地之间,人才流动与文化交流频繁而密切,相互增益、相互补充。

清中后期,衡水在京津居住、经商者众多。北京琉璃厂曾有“衡水街”之称,至咸丰年间,衡水人在这里开设的古旧书籍、文物碑帖、印章书画,文房四宝等店铺近300家。“冀州帮”“天津卫里小冀州”更是声名远播。北京的全聚德、一得阁,天津的金鸡鞋油、曹记驴肉这些全国知名的大品牌,创始人或合伙人都来自衡水;荣宝斋、瑞蚨祥、劝业场等底蕴深厚的老字号,也留下了衡水人奋斗的身影。衡商、冀商,是京畿商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次展览,琉璃厂肆和衡商文化是重头戏,被单独列为一个单元——“百年衡商·名满京津”。

离开国博,我在第二天来到了久负盛名的北京琉璃厂文化街。微雨中的琉璃厂显得既古老又清新。墨香书尘中萦绕着历史的云烟,让人忍不住去探寻百年前衡水人在这里的过往与足迹。

时光流逝,很多老字号或易主或歇业,慢慢沉寂消散,如今在琉璃厂能找到的衡水印记,有孙瀛洲开办的敦华斋,杜英魁开的虹光阁,王同义、梁理伯开的墨缘阁,刘际唐经营过的槐荫山房等等。看到中国书店、汲古阁醒目的牌匾,倍感亲切。这两个地方,分别是古籍专家雷梦水、文物修复专家刘增喆的“老单位”。著名鉴定专家耿宝昌、刘九庵、刘光启等,都曾在琉璃厂当过学徒。后来,刘光启、雷梦辰(版本目录学家)又到天津工作,为天津的文化建设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在琉璃厂东街99号文房四宝堂临街窗口,有一块北京京华制笔厂的牌子。这个笔厂前身是北京制笔厂,很多侯店制笔艺人曾在那里工作。再早,李文魁就是在琉璃厂与宫廷结缘,让侯店毛笔成为了“奉上”的御笔……

最初,那些衡水人是漂泊在京津的“异乡人”。岁月无声,他们靠着自己的聪慧质朴、勤劳上进,在大城市站稳了脚跟、扎下了根脉,一代一代慢慢成了北京人、天津人。

命运之手翻云覆雨,衡水人也并不是一直往外走。老家阜城的内画泰斗王习三,童年、少年都是在北京度过,在特殊的年代回到了故乡。他创立的冀派内画独树一帜,不断发展壮大,已成为衡水地方文化的亮丽名片。无独有偶,衡水三绝之一的“金鱼”也来自北京。现在王习三、“金鱼徐”徐立才还是一口京腔,两家的孩子们说话又有了衡水味道。

口音转化只是地域文化交融的一个点。从地缘和情感上讲,京、津、冀、衡,本来就是一个整体。

暮春将尽,午后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带来阵阵凉意。然而,我的内心充盈着暖意。得知我们来采访,素未谋面的北京制笔厂侯店艺人后代王俊特意打来问候的电话,一口清亮的京片子,“天冷多穿点儿!在北京有啥事跟我说啊,咱们是一家人!”


第23页

 
阅读推荐
专题策划
CopyRight 2009-2010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衡水日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2010衡水新闻网 版权所有 冀ICP备0701661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