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pc版 > 第十期 > 人文衡水 >

报人画家李丰田

时间:2020-03-12 15:08来源:文化衡水
  
 

报人画家李丰田

文 / 韩雪  



李丰田绘画作品
 
        已经 80 岁的李丰田是《衡水日报》的创刊元老,曾经在衡水工作过 13 个年头。他是美编、画家,更是一位伯乐,在办报、创作之余,发现和帮助过不少衡水的青年画家。现在,这些画家已是名声在外,对他的提携之恩都念念不忘。在原衡水市书画院院长王学明眼中,李丰田堪称“当代衡水美术界的奠基人”。告别衡水已经 40 多年了,李丰田似乎和这片土地从未分离,现在也经常过来。衡水有他的朋友、他的学生,还有他风华正茂时青春的记忆。
太行古村中的童年
        李丰田老家是山西阳泉平定县西锁簧村,那是太行山上一个有名的古村落,历史悠久,现在还保存着不少古建筑,雕梁画栋,结构精美。村路都是青石铺就,随处可见古井、石狮子、抱鼓石……氤氲着浓郁的文化气息。李家在村里是大户。在李家祠堂里有四棵高大的古柏,边上还有一棵非常粗大的老槐树,有“三晋第一槐”之称,是山西现存年代最久的古槐,经鉴定是西汉初年种植,已经历了两千多年的风风雨雨,至今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李丰田出生于 1939 年,两岁多生母就过世了,在他的印象里母亲几乎是个空白。他对自己的生辰也很模糊。父亲是染布手工艺人,在石家庄和同乡合伙开染坊,因为交通不便,整年不回来。李丰田在幼年经历过兵荒马乱的年月,印象最深的就是村里松垴坡山上的“消息树”。鬼子扫荡一出城,山上的“消息树”便会倒下,传出情报。这在当时没有通信设备的情况下算是一大发明。鬼子进了村,一个人也找不到,每次都扑空。
李丰田童年最喜欢的地方是老槐树下的那座古戏台,飞檐高耸,很有气势。逢年过节,这里就成了村里最热闹的地方,四里八乡的村民都赶来看戏。春节,戏台下的空地上垒起“棒槌火”(用砖砌成高炉,里面放上煤块),从年三十开始,一直烧到正月十五。夜里,“棒槌火”烧得通红,大人、孩子围着嬉戏,小狗也过来凑热闹。正月十五这天,满街挂起大大小小的灯笼,五颜六色,艳丽夺目,戏台上面开锣唱戏。姐姐背着弟弟,拉着他,一起感受节日的欢乐。到了夏天,遇到干旱,村里的大人们会抬着龙王求雨。李丰田跟着看热闹,在村里疯跑。乡间那些富有浓郁地方色彩的民风民俗,成了他珍贵的记忆。
        李丰田说话很晚,性格顽皮,爱跟着放牛娃们到山上放牛,渴了会偷吃邻村地头的甜瓜。他常常爬上后院的海棠树,看蓝天白云,听风声鸟鸣,夜晚看满天的星斗。
李丰田快到上学的年龄了,父亲把孩子们接到了石家庄。他们住在新华路,附近有座“福音堂”。周末,李丰田去参加那里的唱诗班,圣诞节时去看节目。他在那里得到了很多小画片,在上面知道了《最后的晚餐》和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
        继母心地善良,吃苦耐劳,对四个孩子很好。当时,全家生活都靠父亲一人挣钱维持,家境困难,一年到头吃高粱面饼子或者焖陈小米饭就咸菜。李丰田的哥哥姐姐早早上了班。到了暑假,李丰田要出来卖冰棍。小小年纪背着大木箱子沿街叫卖,一天下来能赚几毛钱,回来交给母亲。有时母亲会给他几分钱奖励,他攒够一角五分,就去新华书店买一本《连环画报》。童年生活酸甜苦辣的磨砺,让他从不计较吃喝,总是特别知足。
        母亲一年到头操持一家人的衣食,春天领着孩子们去打榆钱,回来做榆钱饭,至今李丰田还在怀念榆钱饭的清香。一家六口的鞋袜衣服,都是她抽空打袼褙、纳鞋底,一针一线在灯下缝制。过年时,全家都能穿上母亲亲手缝制的新衣服。李丰田的姐姐 12 岁就到烟厂上班了。那时都是手工装烟,每盒烟上的税票都是母亲头天夜里一剪一剪把一枚枚小小的税票剪好,供姐姐第二天上班用。有一次剪得太晚,母亲困了,不小心把税票剪错,她又一张张贴好,忙到天亮。为了挣钱,她还帮人糊火柴盒,其实糊一小车也挣不了几毛钱。这些辛苦操劳,李丰田看在眼里。他说,母亲是自己心目中最伟大的女性。
 
中学画作见报 改变一生
        李丰田小学上的是石家庄新华路第一完全小学,是当时石家庄最好的小学。他的同学中有不少来自解放区,女生穿浅蓝色的列宁服,会唱《解放区的天》,让他很羡慕。教室的黑板上方贴着毛主席像。自习课上,李丰田拿着铅笔悄悄地照着画。老师看见了,不但不批评,还夸他画得像。暑假,学校成立了夏令营,开设音乐、舞蹈、美术等学习班。他参加了美术班。夏令营请来了石家庄二中的刘炎老师辅导,教他们画石膏像。从此,李丰田爱上了画画。
        李丰田性格活泼,打乒乓球是全校冠军,还和几个要好的同学组成了“火光”篮球队,他当队长,经常和同学比赛。他喜欢看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青年近卫军》等就是那时候读的,作文也是班上最好的,常被当作范文读给同学听。他最喜欢的还是画画,负责班上的黑板报,校长常来看,还在晨会上表扬。
        1954 年,李丰田考入石家庄市第三中学。当时石家庄只有三所中学,入学考试很难,他的班上 60 个学生才考上了 5 人。到了中学,他的美术老师是徐尔常,南京国立大学美术系毕业,是徐悲鸿的学生。徐老师教学生水彩写生,还让李丰田懂得了“艺术和美是值得一生追求的事业”。
        李丰田画画时非常专注入迷,冬天围着铁炉子画,裤子被烤糊了都不知道,大人说他都画“傻”了。他和美术组几位志同道合的小伙伴较着劲儿地画,每到周六就聚到一起互相看画。假日,他约上几个同学,一早出发,步行去白鹿泉写生,一画就是一整天。画累了就到河里玩一会,饿了吃点自己带的干粮,渴了喝口白鹿泉的泉水。晚上到家,已经是 9 点多了。就是从这时起,李丰田养成了画速写的习惯,几十年来不知画了多少本。速写,成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华君武曾为《李丰田新闻速写集》作序,说他的作品“都是和生活十分贴近的创作,因此极有生活情趣”,那些线条“流畅如行云流水,有草书的韵味,自成一格”。
        这一年,李丰田画了一幅水彩画《远望工地》,徐尔常老师很喜欢,把画送到了石家庄市文化馆参加市里第一届美术展览,不但入选,还被评为一等奖。这幅作品发表在《石家庄日报》上。这是李丰田有生以来第一次在报纸上发表作品,从此对报纸产生了兴趣。
他开始试着投稿,时不时地见报,虽然只是豆腐块大小的画,对他的鼓励却很大。一天,《石家庄日报》美术编辑刘一心来到李丰田家,看到墙上贴的水彩画,建议他为报纸画一些水墨形式的宣传画。于是,李丰田结合当时的形势画了一些宣传画,一幅幅都发表了。他成了学校里有名的小画家。
        快高考了,徐尔常老师指导李丰田报考中央美术学院,一起画画的几个同学都报了名,只有他一人收到了去北京考试的通知。就在李丰田准备乘火车去北京考试的前几天,他收到了石家庄日报社发来的通知,让他去报到上班,当记者。在那个年代,国家的需要就是个人的志愿。1960 年,李丰田走上了新闻工作岗位,一干就是 40 年。“生活就是这样,还没有准备的时候就选择了你。虽然一辈子做记者也很令人欣慰,但在我心中多少有一些隐隐的伤痛。遗憾也伴随了我的一生。”
滏阳河畔的水声帆影
        1962 年组建衡水专区,很多机构的工作人员都是从外地调来。李丰田和《石家庄日报》的十几位编辑记者、五十多位工人一道,来到滏阳河畔,开始筹建《衡水群众报》(即《衡水日报》前身)。
        “‘衡水群众报’这几个字是邓拓写的。”李丰田记得,最早衡水日报社是在桃城区河东老桥桥头附近的一个四合院,里面有座二层小楼。一层是排字、印刷、装订、制版、铸字、压版、校对、食堂,二楼是编辑部各组、电讯、资料室,工厂办公室、会计和男女职工宿舍。有的是办公室兼宿舍。当时报社员工近百人,没有自来水,需要每天由专人用排子车拉着大桶去外面的井里打水。
        李丰田在二楼办公、居住。他记得,那座小楼已经很破旧了,木地板踩上去咯咯作响。宿舍下面就是平板印刷车间,他每晚都是听着啪嗒啪嗒的机器声入睡。一开始不适应,时间长了,这响彻整夜单调的声音竟成了他的催眠曲。机器声伴着不远处传来的滏阳河上的船工号子、浪花拍打石桥的滔滔水声,交织成了一组遥远的交响。那时,自南向北流淌的滏阳河上还有帆船、纤夫,乘船可以到邯郸、天津。这些记忆他都留到了自己的画上,《滏阳河之夏》就是描绘这段生活的作品,最早是速写,后来整理成完整的水墨画面。他记得,最初到达衡水是在夏天。从车站出来,脚下还没有什么路,四处是水坑,行李是放在排子车上拉到的单位。
        上世纪 60 年代的新闻出版还是“铅”与“火”的时代,报纸纸张质量差,照片印不清楚。李丰田是报社的首任美术编辑,工作量很大。那时的美编是编辑部和印刷厂之间的中枢环节,不但要画配图,还要画栏目刊头、美化标题,比着格子写标语、口号,那些标语口号都是通栏大字,位置显著,要求很高。这是那个时代的特点。他说,“美术编辑最大的任务是写字。”
        当时报社的宗旨是体现为农民办报,文章短小,字大图多,李丰田还开创了版面连载连环画的先例。除了日常任务,他每天还得准备下期连环画的稿子,一天下来,手腕都隐隐作痛,睡觉时需要伸到被子外面舒展筋骨。
        创刊不久,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河北日报总编辑翟向东来到衡水,看到衡水报的插图画得不错,提出表扬,给了李丰田很大的鼓励。那些年,河北省报纸在争创为基层、为农民办报的评比中,衡水报连年名列前茅,有几年还是第一名。
        李丰田不但是美术编辑,还是美术记者。“那些插图不是随便画出来的,得知道人们是怎样劳动的,用的是什么样的工具,还得知道哪个地方种什么庄稼,不同的季节庄稼长什么样子”,他经常下乡采访搜集素材,吃派饭,有时还住在老乡家,和他们一起下地劳动,除草、打农药。长期的锻炼让他很善于和人打交道,与那时全国著名的劳动模范王玉坤、耿长锁、宋欣茹等都建立了很亲密的友谊。去景县魁星庄采访,出了车站还有 40 多里路。他坐的是“二等”,就是自行车后面放块木板,坐在上面。骑到一半路程的时候,颠得实在难受,他就跟骑车的同志换过来,自己骑,路上花了五六个小时。
        文革袭来,李丰田主动要求下乡,在深县大王庄待了一年,住牲口棚,冬天也没有热炕,他盖着门帘取暖。1970 年报社搬到了新华路上,四排全是平房。李丰田对资料室情有独钟,那里的各类书籍是他的朋友,让他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充实了心灵。“《衡水日报》培育了我,锻炼了我。我生命中最精彩的篇章是在衡水报社谱写成的,那段岁月在我一生中最有意义、最值得回忆。”
        1974 年,李丰田调到了河北日报社,结束了十几年和妻子两地分居的生活。在那里,他是有名的“快手”,一些时间短、任务紧迫的工作,河北日报社的编委总是点名让他做。
让美协成为画家的家
        曾经在衡水工作过的知名画家李晓柱对李丰田印象深刻:“1994 年我参加第八届全国美展,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李丰田老师就为我的作品《欢乐的果园》写了评论文章,还发表在了《河北日报》的头版位置。”
        李丰田说,写那篇文章就是因为通过作品看到了李晓柱的才华,想让更多人知道他,“没有别的目的”。不光是李晓柱,段秀苍、梁占岩、赵金鸰、贺远征等很多走出衡水的知名画家都得到过他的帮助和扶持,不少人的处女作就是他帮助在《衡水报》上发表的。也是在他的推荐和帮助下,王学明来到衡水日报社,接下了他离任后的美编工作。离开衡水后,李丰田依旧关注衡水美术的发展,曾帮助 1986 年“米羊画室新作展”联系展览场地,为画展的筹备宣传做了很多具体实际的工作。“这三个年轻人确实非常优秀,有想法,绘画意识非常超前,对于年轻人,我能帮就帮。这个世界并不是我的,是他们的。”2000 年,段秀苍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是李丰田主持的开幕式。
        1991 年,省委宣传部调李丰田去省文联,主持河北美协工作。他深知肩上担子的分量。“河北美术队伍是有实力、有传统的。美协要调动老一辈艺术家的积极作用,发挥他们的专业特长及多年积累的经验,这是河北美术承前启后的基石。”他着力做好团结工作,组织发挥各画种的群体优势。美协经费少,他想方设法创造条件办画展、出画册、组织学术讲座、策划有影响力的活动,增强协会的凝聚力,发现人才、推出新人。“文化的发展不是靠一个人两个人就能提上去的,得大家铆成一股劲儿,团结起来。”
        很快,河北美术界出现了焕然一新的面貌。1993 年全国首届山水画展,河北省入选了 21 件作品,获得金奖一件,银奖 2 件,铜奖 1 件,优秀作品 15 件。在全国大展中,一个省包揽了主要奖牌是从未有过的事。同年10 月,《美术》杂志重点专题介绍了河北画家的作品和文章,在全国产生了很大影响。1994 年第八届全国美展,河北入选作品列全国第一。中国美术馆举办的第八届全国美展精品展中,河北有 6 件作品获精品展中的精品奖(本届美展未设金、银、铜奖,精品奖等同于金奖)。1996 年,河北美协承办了“首届全国水彩画艺术展”,这是河北美协有史以来第一次承办全国大型画展。河北取得了入选作品、获奖(1 金、1 银、4 铜)总分第一名的好成绩。画展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画家,各省、市美协均组织参观团来石家庄观展,扩大了河北美术的影响。
        华君武称李丰田是个“活跃人物”、“公关先生”,因为结合在不同场合的观察,发现他“上至省里的党政领导,下至铁路员工、汽车司机,好像都是他的朋友。”李晓柱说,李丰田在河北美协主持工作的那几年,是河北美术成绩最好的时期。因为他有能力,组织工作做得特别好,心胸宽广,为人平易,没有架子,更没有私心,对年轻画家的帮助特别让人感动。
         1995 年,画家高冬月因妻子患重病导致家产殆尽。为帮助他走出困境,李丰田组织河北美协发起了献爱心活动,一个月内征集画作 200 余件,集资 10 万元,帮高冬月存到了银行卡上,还搞了一个捐赠仪式,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那些年,河北美协曾多次组织画家捐画义卖筹款,支持灾民和贫困地区,经常联系收藏家为美协会员卖画,逢年过节慰问老画家,组织茶话会。渐渐地,河北画家把美协当作了自己的家。

“武强是中国美术的摇篮”
        “新中国的美术是从武强走出去的。”因为种种机缘,李丰田结识了很多中国美术界的“大腕”,是王朝闻、张仃、方成、丁聪、华君武等名家的座上宾。1997 年,李丰田陪王朝闻先生游历,走过白洋淀、狼牙山、易水河,去了王老 1947 年在获鹿(今鹿泉)搞土改时的上京村和毗卢寺,到了华北联大旧址辛集小李家庄村等地。1997 年,他与王朝闻寻访华北联大旧址时,了解到武强年画与新中国美术的深厚渊源。
        “华北联大曾经在辛集市李家庄乡小李家庄村,这个地方离武强很近。1948 年的时候,王朝闻和华北联大美术系的古元、彦涵、王式廓、张仃、莫朴、冯真等人来到武强,与当时的民间刻版艺人联合创作了一批反映现实、受老百姓欢迎的新年画。武强,可以说为新中国美术的成长提供了有益的营养和土壤。”
        王朝闻是新中国的美术大家,专攻雕塑。毛泽东选集封面的浮雕,就是选用王朝闻在延安大礼堂创作的作品。1949 年,毛泽东看过王朝闻的理论文章后,对秘书田家英说:“王朝闻的文章还真有些马列主义哩。”于是,田家英找到王朝闻结集出版。当时没有出版社,《新艺术创作论》第一版 1950 年 4 月由北京新华书店出版,书名是齐白石题写的。
        资料显示,从抗战到新中国成立初期,一批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华北联合大学的美术家和北平、天津的进步画家来到河北,这批中国最杰出的美术家与武强年画艺人相结合成立了“冀中年画社”“大众美术社”,形成了新木刻与民间艺术相结合的一支劲旅,创作了大量反映时代风貌的传世名作。由此,这里也被誉为“新中国美术的摇篮”。
        阎素是第一个来武强考察学习年画的美术工作者,1938 年秋天,他借用武强年画的套印方法制作了《打日本,打汉奸》的抗战门画,深得群众赞赏。
        1939 年 9 月,延安鲁迅艺术学院的部分师生作为华北联合大学的组成人员抵达晋察冀边区。这年冬天,晋察冀边区召开了文艺干部大会,朱德总司令到会并讲话,号召文艺干部继承和发扬民族的、民间的文艺传统,以笔杆子作枪杆子,参加救亡运动。这次大会后,许多有造诣的美术家开始对武强年画进行了解、研究和运用。当时在武强的年画中,即使是在旧式的大头神上,也刻上醒目的抗战标语,在门神画的旁边就刻有“打日本、救中国”的口号。
        1946 年夏天,华北联合大学文艺学院美术系辗转来到辛集办学。在美术系主任江丰的带领下,组织教员和美术工作者深入到民间探讨美术教学和创作。这年冬天,受江丰的邀请,在华北联大当美术教师的彦涵,来到了束鹿(现辛集市)。彦涵与吴劳、姜燕三人一起来到武强县的南关考察。考察的结果就是民间艺术和学院美术相结合,把民间年画列入主要课程之一。
        冀中年画研究社是集编、创、印、发为一体的出版机构,从武强招聘了郝云浦、张福旺、任大黑等多名画、刻、印、裱技术拔尖的人才。随后,古元、彦涵、莫朴、王朝闻、吴劳、姜燕、冯真、顾群等美术系师生,先后到武强画乡进行调查研究,并搜集了大批年画用作教学观摩和创作参考。
        1946 年冬天,华北联合大学美术系学生冯真参与“冀中年画研究社”的艺术创作活动,受年画的影响,她创作了成名作《娃娃戏(打老蒋)》。这幅画在新中国年画史上具有重要地位,是当时最受群众喜爱的年画。当年影响较大的作品有古元的《夫妻识字》、彦涵的《向封建堡垒进攻》、吴劳的《兄妹开荒》、莫朴的《一人参军全家光荣》和《翻身图》、田零的《送郎参军》、郝云甫和姜燕合作的《白毛女》等等。这些表现解放区崭新生活的作品,雅俗共赏,深受广大群众的欢迎。
        时 任 中 共 晋 察 冀 中 央 局 宣 传 部 部 长 的周扬对向民间美术学习、大胆创新、发扬大众艺术、专业美术工作者与民间年画艺人紧密结合所取得的丰硕成果给予充分的肯定。1947 年 3 月,他在晋察冀边区文艺座谈会上说:“今春美术工作者与武强画业结合,创作了 11 种年画,销售达 40 万份以上,这可以说是美术运动上的创举。”
        1950 年,为了发展年画事业,在众多文化界人士的奔走下,北京荣宝斋得以公私合营,一批已在社会上成名的画家和武强籍的技师,被吸收进了荣宝斋,专门搞木印。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荣宝斋的木版水印技术走向了完善和成熟。1950 年 10 月到 1953 年底,荣宝斋的主要业务是复制出版大众美术社的木版年画作品。大众美术社作为新中国成立前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最早的专业美术出版社,为革命年画的成熟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使新年画走向了全国。
        经过改造的木刻新年画,是在中国社会发生翻天覆地巨大变革中树立起来的一座丰碑。因为这种形式特别容易普及,容易接受,对早期的新中国美术产生了重大影响。新中国成立后,华北大学美术系师生组建了中央美术学院,并抽调部分干部、教师南下筹建浙江美术学院,成为新中国美术的缔造者、奠基者和开拓者。
        这一切的源头,都和我们的武强年画密不可分。
        李丰田说,衡水是文化的高地,不但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艺术的积淀也非常丰厚。因为武强年画的渊源,可以说,新中国的美术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现在,我们发展衡水的文化,就要突出自己的地域特色,把自己内在的优势利用好。

画笔留住消逝的昨天
        内 心 深 处, 李 丰 田 还 是 最 钟 爱 绘 画。1964 年,他参加了河北美协、河北美院(现天津美院)组建的创作研究生班。指导老师是叶浅予、郭味蕖、孙其峰先生。他和二十多个从河北各地抽调来的年轻人聚在一起,分成四个小组,深入到山区农村、海河工地,吃住在农家,夜里有时还要和房东一起浇地。在漆黑的夜里深一脚浅一脚在垄沟间跑来跑去,改水道,引水。他觉得很充实。
        有了生活的积累,李丰田画出了一幅幅草图。学员们的作品定时集中到一起,由指导老师评定。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学到了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作为一个艺术家,要从未知的世界里获得真知。画家要拿出自己一颗最虔诚的心,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即使在生活中有一点一滴的体会发现,都是不易的。生活对一个画家来说,永远是个谜,一个未知数。在生活的海洋中,金子不会漂浮在水面上,艺术家要用最大的智慧、最大的勇气去发掘耕耘,生活永远是艺术家的创作源泉。”
        平山县南滚龙沟村是河北省学大寨模范村。这里石头多土地少,硬是在石头缝里种出高产田,玉米亩产 700 多公斤。李丰田画的《南滚龙沟》入选 1966 年 2 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全国美展,并参加了中国美协的座谈会,2 月 8 日在人民大会堂受到刘少奇、周恩来的接见,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他1973 年创作了连环画《地雷战》,多次再版。
        行走在美术这条艺术之路上,他听王朝闻讲了很多艺术理念,印象最深的是,“一定要画你身边熟悉的生活,在生活中发现艺术中的‘我’,这个‘我’绝不会被别人代替。抓生活中的‘真谛’,创作上别跟着别人跑,浮光掠影做表面文章,叫‘隔着棉袄抓痒’,抓不到痒,怎么能画出感人的作品?”
        李丰田说,“我没有进过正规大学,学习绘画靠得是自己的兴趣爱好,总觉得思路上是一笔糊涂账,听了王朝闻先生的教诲,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在绘画题材的选择上,李丰田选择了他的出生地——太行山的乡村。这是他生活、创作的根,对故土的记忆深深流淌在他的血液里。张仃先生为他题字“知白守黑,大象无形”,以现代画家的气质、方法,指导他应用传统绘画中的黑白对比。
        李丰田利用宣纸的特点,在“雪”上做文章,创作出《白雪,黑门,红对联》《古城新岁》《瑞雪》等作品,这些都是日常生活中的所见所闻,平凡中带着丰富细腻的感情倾注。在司空见惯的景色中,得体地加以归纳,赋予它一个完美的形式,在“瑞雪”系列中,雪变得大有可为,太行山的乡间生活总在他头脑中浮现,石屋、石碾、皑皑白雪,那些记忆深刻的图像萦绕着他,点燃了他的心灵火花,升华了作品内涵,画,有了看头。
        几十年来,李丰田经常下乡采风,翻山越岭,住农家小院,吃粗茶淡饭。他画太行山的老农、后生和古老的民居、老街巷、古村落。如今这些老房子、老村落大多被改造,消失了。那些历史的尘迹和人文气息是无法复制的,或许也只能在画家笔下的画作中寻找到一丝情感和温暖的记忆了。他用作品记录正在消逝和已经消逝的东西。留住昨天,是他作品的选项。
        2004 年是中法文化年,李丰田作为中国美术家代表团成员出席了在巴黎艺术城举办的中国画展开幕式。李丰田陪同著名旅法华人画家、法兰西艺术院终身院士朱德群参观。朱德群在李丰田画作《乡村集市》前驻足良久,说,看了你的画,想起了我的乡村生活。
        2013 年是毛主席诞辰 120 周年,中央办公厅、毛主席纪念堂邀请李丰田为毛主席纪念堂创作一幅西柏坡题材的作品。在 7 个月的时间里,他创作了《西柏坡春色》巨幅作品。为此,毛主席纪念堂为《西柏坡春色》发行了纪念封。
        2018 年 10 月,“庆祝改革开放 40 周年李丰田从艺 60 年画展”在衡水市滏阳河畔田茂怀画虎艺术馆举行。此次画展,展出了李丰田创作的《衡水湖晨曲》、《月光下的滏阳河》等反映衡水湖、滏阳河、太行山等内容的近百幅国画精品。李丰田说,尽管离开了衡水 44 年,但是对这里的感情不是时间可以隔断的。这次画展是感恩,是回报衡水人民。
        “光阴在我的眼前一秒一秒消失。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把我带到了耄耋之年。时间都到哪里去了?翻翻我成堆的速写和一幅幅作品,时间就藏在我的画中了。我没有虚度年华。岁月流转,夜长镌刻忘迟睡,晨起临池当早朝。大千世界,生生灭灭,美,只有留在心间,留在作品里,才是永恒。”

        人物简介:李丰田(1939—),山西平定人,中国美协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委员、河北省美术家协会艺委会副主席。长期从事新闻编辑、美术创作、美术教育等工作。曾任《河北美术家》主编、河北美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齐白石美术学院院长、教授,河北日报资深编辑、记者,作品《南滚龙沟》入选 1966 年全国美展,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1973 年创作连环画《地雷战》,发行上百万册,并多次再版。其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大型美展并获奖,曾任全国第八届、九届美展、中国首届水彩画艺术展总评委。获文化部第七届“文华奖”最佳成就奖,出版散文随笔集《看得见的昨天》《李丰田画集》《李丰田速写集》《中国当代名家画集——李丰田》等画集十余册。1962 年李丰田到衡水日报社工作,在衡工作长达 13 年,期间为衡水培养并推出了众多美术人才。

第48页

 
阅读推荐
专题策划
CopyRight 2009-2010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衡水日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2010衡水新闻网 版权所有 冀ICP备07016619号-2